民進黨正利用“修法”重拾“反中牌”,對臺灣真的好嗎?

2019年06月26日 15:19:00來源:中國臺灣網

  民進黨占多數的臺灣“立法院”臨時會日前三讀通過“國家安全法部分條文”修正案,將網際空間納入安全范疇,并大幅提高“共諜罪“的刑度與罰金。這樣的作法不僅顯示民進黨當局將加強箝制言論,其實也無異變相操弄”恐中牌“與”反中牌“。

  按照新修正的臺灣所謂“國安法“,人民不得為外國、大陸地區、香港、澳門、境外敵對勢力等,提供協助,包括發起、資助、主持、操縱、指揮或發展組織;泄露、交付或傳遞,以刺探或收集關于公務秘密的文書、圖畫、影像、消息、物品或電磁紀錄;同時將網際空間也納入安全維護范圍。

  就事論事,安全當然應該重視,對于有害的間諜也確實需要加強防范。不過,這次的“修法”有高度的針對性,完全是沖著中國大陸。舉例來說,“國安法”原本規范不得為外國、大陸地區人士刺探、交付、傳遞應秘密文書、圖畫或發展組織,外國人與大陸人基本上是一體適用,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得并科一百萬元(新臺幣,下同)以下罰金;“修法”之后,與外國,例如美國人或日本發展組織,刑度為三年以上、十年以下,得并科三千萬元以下罰金;而與大陸地區人民發展組織,刑度則變為七年以上,得并科五千萬元以上一億元以下罰金,試問,為什么會有雙重標準?

  另外,修法后針對“共諜發展組織”的定義,包括發起、資助、主持、操縱、指揮等等,所謂“提供協助”,究竟如何判定?什么程度才叫危害安全?并未明確規定,形同給行政機關無限的自由裁量空間;網際空間納入國安范圍,亦復如此,因為網際空間概念模糊,而且過去并無類似案例,未來如何解釋?如何“執法”?都不免有爭議;學者之所以批評“打擊網絡假新聞是幌子,不惜限制言論自由也要維護政權才是真正目的”,其原因正在于此。

  說穿了,民進黨當局之所以頻頻“修法”設限,主要就是把中國大陸塑造為“對臺灣最大的威脅”,從而加重民眾對中國大陸的恐懼與反感。民進黨覺得在選戰中打“恐中牌”與“反中牌”有利。然而,這樣對臺灣真的好嗎?

  按照西方政治學者的說法,如果恐懼感足夠強大,可以改變先前的政黨認同;如果讓選民感到核心受到威脅,效果更好。九一一事件之后,2002與2004年共和黨勝選,都跟美國人對恐怖主義的恐懼有關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

  毫無疑問,恐懼是最簡單的情感訴求,只要把對手和恐懼綁在一起,加重選民的恐慌和不確定感,就很容易增加選民對本身的認同。尤其是政績不彰、缺乏凝聚人民的能力時,恐懼感往往就成為政黨操縱民意最有效的王牌。從這個角度看,民進黨打“恐中牌”與“反中牌”,似乎抓住了選民的心理,就選戰策略講,不能不說是一大利器。然而,冷靜思考,這樣的作法不只是短多長空,甚至是飲鴆止渴。

  首先,兩岸之間固然并未統一,但血脈相連、同文同種,臺灣不可能跟大陸徹底斷絕關系;鼓動人民對大陸恐懼,等于把臺灣自我封鎖,讓機會流失。其次,兩岸實力相差懸殊,臺灣跟大陸較勁的本錢越來越少,蓄意把大陸妖魔化,制造人民恐懼,并不能使臺灣壯大,徒然使相互敵意增加。再者,盡管兩岸官方不相往來,但民間交流持續不斷,更何況大陸對臺的優惠政策陸續推出,使得民進黨的“恐中牌”與“反中牌”,不但邊際效益逐年遞減,正當性與說服力也越來越薄弱。

  更重要的是,選民也許會因恐懼被欺瞞于一時,卻無法永遠被欺騙。二十多年來,每到大選,民進黨就必打“恐中牌”與“反中牌”,但有時候贏,有時候輸,可見操弄“恐中牌”與“反中牌”并不是萬靈丹,政績才是硬道理。有鑒于此,民進黨再怎么機關算盡,最后也會是徒勞無功。

 

[責任編輯:李杰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急速飞艇急速赛车计划